没有忠诚,能力一文不值

日期:2018年08月02日 / 人气: / 来源:www.

当年,普京的恩师是叶利钦政治上的死对头,叶利钦上台以后,即要把他投入监狱。危机之时,普京冒死将恩师秘密送往国外,不料却因此举得到了叶利钦的赏识,从此一步登天。

没有忠诚,能力一文不值

原来,1985年普京在克格勃工作时,波兰爱西波航空公司总裁瓦涅塔那的女儿被意大利黑手党绑架了。瓦涅塔那先是请英国中情局出面,却因为他们担心伤害到人质,而没有营救成功。

瓦涅塔那只得又来请克格勃出面,组织上把这件事交给了普京等人。普京知道这事不能来硬的,便转而通过克格勃在美国黑社会的关系,找到意大利黑手党的人,很快就把事情圆满地解决了。因为这件事,瓦涅塔那一直都对普京非常感激。

普京想:恩师已经被软禁了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用通常的办法救他根本不可能,那我能不能请瓦涅塔那借给我一架飞机,直接把恩师送往国外呢?

普京很快就秘密找到了瓦涅塔那,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没想到瓦涅塔那却顾虑重重,因为波兰跟俄罗斯离得非常近,关系密切,特别是他的航空公司有将近一半的业务跟俄罗斯有关,他担心如果因为这事得罪了叶利钦,自己的损失就太大了。

瓦涅塔那也觉得欠了普京一个天大的人情,再说这样的人也不好惹,他想了想,说“借飞机给你肯定不行,我也不能明着帮你,但你可以不通过我从我的公司租借一架飞机……”

普京说:“我没有那么多钱啊!”瓦涅塔那说:“不要多少钱,我会跟他们打招呼,你只要象征性地给一点租金就行了。”就这样,普京明着是花了1万美元,实际上只花了200美元,就从瓦涅塔那的公司租到了一架波音747飞机。

没有忠诚,能力一文不值

1997年9月24日晚上,一身功夫的普京悄悄地将几名看守人员制服,然后潜入索布恰克的别墅,将已经熟睡的恩师喊醒:“老师,快跟我走!”然而,索布恰克在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后,却不愿意走:“你如果这样救我,就等于犯下了叛国罪,叶利钦会判你极刑的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!”

普京说:“老师,我在克格勃干过,我知道,就你这样的年纪和身体,如果被关进监狱,就等于判处了死刑!我说过,我这样做是出于我们的师生情,与政治无关,再说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救你的命要紧!”然后,便不管他愿不愿意,架起恩师就从别墅的后门跳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,一直开到了机场。

普京把恩师送上飞机后,说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老师,我就不送你了,明天我会向总统投案自首。我已经安排好人在法国巴黎机场接你,你多保重!”说完,就转身走了。索布恰克感动得热泪盈眶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普京在做这件事时,已经准备好总统叶利钦会以叛国罪判处自己极刑,但他觉得自己必须当着总统的面把事情说清楚。第二天上午,他就来到叶利钦的办公室,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说了出来,“总统,我辜负了您的栽培,但他是我的恩师,我必须这样做!”

让普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叶利钦站起身来,在办公室里转了好几个圈子也没说话,忽然,他笑了起来:“弗拉基米尔,你知道我为什么器重你吗?就因为你身上有两个别人所没有的优点,一个是具有军人的气质和果敢,另一个是对待朋友的态度。你说得没错,虽然我跟索布恰克的政见不合,但那是另外一回事。”

“你让我感到高兴的是,我几次故意当着你的面说索布恰克的坏话,你却从来没有附和一句。这非常难能可贵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在政治和经济利益面前迷失自我,拍马屁甚至出卖朋友的人太多了。好了,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,我还有更重的担子让你挑呢!”

没有忠诚,能力一文不值

就是从这一刻起,叶利钦已经在脑海中选定普京作为自己将来的接班人,因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,他还是他。此后,这件事被俄罗斯媒体炒得沸沸扬扬,但因为有叶利钦在上面罩着,普京什么事也没有。

索布恰克逃到法国后,普京的朋友把他的生活安排得好好的。几年后,索布恰克的官司慢慢地已经被人们淡忘了。2000年年初,普京开始竞选俄罗斯总统,索布恰克也在国内外为学生的竞选奔走。

谁也没想到,2000年2月20日,索布恰克在加里宁格勒突然“病逝”。普京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,在恩师的葬礼上,他给予了索布恰克极高的评价,称他是自己的政治导师、民主政治家的典范。

2011年8月10日是索布恰克诞生70周年纪念日,普京陪同索布恰克的遗孀柳德米拉·纳鲁索娃,拜谒了位于尼科尔公墓的索布恰克墓地,敬献鲜花,告慰亡灵。也许正是他的这种敢作敢为,深深地打动了俄罗斯民众和叶利钦。

没有忠诚,能力一文不值

这就是一个平民的儿子,一个柔道高手,一个前苏联时代的情报人员,一个能够驾驶战斗机的国家元首——普京。


作者:佚名


现在致电 400-813-1314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 式 →

Go To Top 回顶部